苦汁

不脑洞不会死星人

花诚花家大我深海诚

我周绚  一个核桃大脑仁的深海マコト吹 是竭尽全力给这大boy找对象的 
但翻来覆去还是吃不了诚亚热股  又打巧了ex aid出了花家这个破格男人 咬咬牙就鼓勇气构思了花诚大纲 花吊牌上是荆棘老虎 狂放破格  深海诚给我感觉是稳静冷峻的雪豹 
而且俩人战斗都用枪  好吧花家才是行走的轰炸机 
脑补里  诚来人类世界做任务与花擦肩而过俩人恩没看对方一眼  胡同里的流氓窜出来顺了花家兜里手机   往诚方向狂奔出去  诚拦手擒了小偷然后下手夺回花的手机  花家扭头也看到了诚身手  眼里也有精光  花家期待更厉害的人  心里期许了下次打一场吧
第二次诚受重伤了又恰巧被花家看到了  所以花家把诚拎回了诊所   包扎好后深海诚简单道谢就想走结果被花家拦在门口  花家张手要门诊费手术费床位费  诚当时就咬牙切齿跟门口的花家动起手来  结果伤未愈被擒拿摁在床上 最后俩人达成协议  深海诚给花家诊所打短工抵债

八重回归很适合九梦  永梦一个人通关了游戏   所有人都死了  最后永说着贵利矢……我成功了 自己也结束生命  再次醒来发现只是从游戏世界醒过来而已  九条的"死亡"只是提前看透真相先一步离开  永梦盯着前来探病的九条说了  "骗子"

九条限定

光当希望垫脚石有什么用哦…复活他啊!
九条不会迎来肉体的死亡,做过了适格手术——所以他,只是消失在现实转而成为数据里的养分。
但九条没有自我意识只是在大数据里漂游。接受的是lazer的手术所以意识慢慢聚拢在了自己的竞速游戏里。偏偏在那天晚上花家大我鬼使神差打开了这个竞速游戏。可能是处于当时lazer消失画面的震撼也是对九条的悼念佩服……但九条的潜意识渴望被唤醒。
因为花家玩了这个游戏。所以向花家靠拢。花家只是简单玩了这个游戏玩儿完就删了,但第二天这个游戏的图标又出现了。而且怎么删也是顽固图标。气急败坏的花家一心跟游戏死磕起来结果通关了游戏。
然后九条的意识被唤醒了。

冷cp九花狂奔的lazer车车只是梗

花家大我是o。觉醒晚。自己给自己做了切除腺体的手术。没折腾干净。遇到特殊的a还是会浑身发软不舒服。自己面对特殊的a不会适当甜腻的费洛蒙。反而给人味道很清爽。脑洞里走九花或别的…做的时候切了腺体所以不会怀孕可因为是o生理构造还是有生殖腔。能体内成结。
a本意是标记花家可发现标记不了。这时候九条说了这样也好花家不会成为自己附属品可以平等的交往。等花家也对自己有心意。感觉折腾的时候花家不会叫出来反而是咬牙切齿隐忍的状态。成结的时候瞬间怒起来的脸色却无可奈何。

拙劣的图。脑补表哥画里三兄弟的社会矢

九花

存梗
九条贵利矢认识花家大我。五年内数次要走花家手里的透气ct报告。九条接手的尸体大多死于非命或者下了通知单尸体消失。对于这些没有固定身份的人正规渠道无法得到有效的检验报告。向来握有人脉的九条找上了在cr口中“臭名昭著”的花家大我。相遇不怎么愉快花家看人很准也漫天要价。但九条一句话成了钥匙——檀黎斗那里别有洞天呀…一直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超寂寞吧?大我。 花家诧异于九条的门路并没有轻举妄动给出了患者的检验单。病理病状法医跟放射医难得聊得起来很多摸不准的脉络也迎刃而解。九条也故弄玄虚坑蒙拐骗着……直到九条要走最后一个患者的检验单…患者在胡同里周身像花掉的屏幕一样崩坏着。追出来之后沉默的花家跟变身二档的九条。两人面面相觑。你是假面骑士?/你早就知道你救不了患者?  花家得知患者的病状却没有力量拯救患者。只有九条知道花家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双手冰冷无力。 之后两人也稀薄着来往寒暄几句。五年的现在九条在圣诞前找过花家。那天天黑的很快花家诊所电闸坏了。花家有严重的偏头痛嗑药很重没灯打翻了一柜子东西都拧不开药。依稀中有个人拍了他肩膀轻车熟路摁开了备用电源。趁花家失神拥他坐稳,然后起身拧开了药瓶。九条在哪里晚上抵押了自己的墨镜作为之前的报酬花家一眼嫌弃的收下了。最后九条消失之后花家病了。九条把希望留给了永梦却把花家的心脏带走了。

🌛

历史里嬴政听说小高击筑击的好,便熏瞎了他的眼宣他进宫击筑。
老高瞎了眼仍举起筑砸了嬴政,寻思为荆轲报仇,击了没中。扑街🐈
王者荣耀里这对宿敌一定有故事!彩蛋都琢磨好了。如果政高敌对嬴政击杀高渐离嬴政会说“刺秦?先生也不过俗不可耐!”高渐离杀了嬴政掉出彩蛋“阿珂…我成功了/荆兄,我替你报仇了。/为🐶皇帝奏响离歌………
农药里小高的眼是被白起跟嬴政的基情闪瞎的?
这么历史的官配为什么这么冷🌚🌚🌚

小自行车漏气了

太靠近太阳的英雄会因为蜡做的翅膀被融化而坠落到地上。

大人!!从未见您这般草率?旧伤未愈主动请缨去峡谷……!
…自然无妨,有一只苟且的老鼠还在等着我。
翘头案的摆设玩意儿收纳一空。
不过一根判官笔、八八六十四枚官令而已。
来人手撑太阳穴倚在马车里昏昏欲睡。
我的孩子…你终其一生也甩不掉你的血裔。你翘首企盼着疯狂,血液,你会毁掉你的一切。
我…我跟你不一样!
我不要走你的路。
我是…人类。
你是很优秀,可你是跟不纯净的子民。
就连你小小的野心也是要看血统的…
平等公正从来都是谎言…
正义
正义为了…正义,骨子里的怯弱,血液里的不纯净都要被扼杀也无所谓!…魔种必须被消灭!…车夫一抖缰绳,治安官笼在阴影里的眸子霎时一凛。
旧伤未愈的治安官拢紧身上的大衣便觉恻林霭中一抹暗红的身影呼啸而过。而过之处草丛里有如风过境。
“无比老套。”
旧伤未愈的身子骨踉跄着确险躲过了法术的攻击范围。觑着甩飞的狐裘不兴殃及化为袅袅青烟。治安官难得扬把眉毛。“你没长进。把铃铛摘了防止我辨别你的方向给你一分。”
借批判的空当一手覆上开裂的腹部稳身随即不假思索甩手就是一枚搜查令。幽光一现点燃了了治安先生的双眼也恰到好处暴露了少年的四周。“抢在我面前先手三分,结印四分,拖沓负二,对敌人放水…全负!”
狄仁杰一字一顿。
“在黄牌警告之前,一个合乎情理的理由。”
“因为我…”
钓人胃口的少年无害的咧嘴。飞轮所过之地擦过燃痕绿草盈盈的地面霎时寸草不生。 电光火石间脚蹬飞轮的少年跟治安官平起平坐。一柄小镖抵在狄仁杰嶙峋的喉结。
“大人为了灭口也是煞费苦心…因为不给买糖葫芦那种理由?不是不是啦♪ ” 小镖在脖颈渗出血丝仍在游弋。衣角呲一声治安官麦色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
狄仁杰啧了一声难得不抢夺罪犯的发言权。
“人类的规矩…好烦。占有比顺从有趣啊!”从前一样跟大人讨糖的语气。少年干皮的嘴唇擦过治安官的锁骨。小镖长驱直入破了那一身阻碍的长袍大褂。
狄仁杰斜眼觑了尽数折断的令牌却也无可奈何。
毛茸茸的脑袋在对方杀心四起下却还是蹭进狄仁杰恶意的怀里。
大人,你杀不了我。
我们都是一 样的。

够二十赞飙车

我回来了,够二十赞就开车码肉